熱搜: 青春 學霸 愛情 時光

登錄

用戶名:


密碼:

記住我

快速登錄

第八十六章:拒后

作者:任瑾發布時間:2019-07-31 14:37 2098字

為了扶持胤禩爭儲,在私底下,佟國維和惠妃是各持己見,就連手段也各有不同。

有一日,胤禩的生母良嬪突然來到惠妃的宮中,見到惠妃,就立刻跪在地上,懇求惠妃別再讓胤禩爭儲。

惠妃二話不說,直接給回絕了良嬪,甚至還不高興的對其說道:“現在你知道那是你的兒子了。當初你懷著身孕,被佟佳氏騙去冷宮,把孩子生在那里面,是本宮想方設法的將他抱出來,親手撫養到現在。如今為了他的前途,你居然還敢來阻止本宮扶持他爭儲,你若是想真心對他好,就最好不要出現。”

良嬪回答說道:“當初嬪妾被佟佳氏騙去冷宮,那也是為了救娘娘您呀!若不是因為這樣,嬪妾們母子二人這么多年來,也不會如此的生疏。”

“那是你自己的事。”

惠妃說著,就對身邊的兩位堂妹說道:“云歡、顏笑,看來良嬪娘娘是真的累了,你們先替本宮送她回去,然后再讓她好好的睡上一覺。”

云歡應了惠妃,回身就對良嬪說道:“良嬪姐姐,請吧!”

良嬪無奈之下,只好離開惠妃的寢宮。

等到第二天的時候,后宮突然傳出消息,說是良嬪已經薨世。

德妃的侍女秋月正從敬事房領東西回來,一進門就對德妃說道:“娘娘,奴婢跟您說件事。”

德妃正在修剪盆栽,隨口回道:“你說吧!什么事。”

“八阿哥的生母薨了。”

德妃一聽,手中的剪刀不由自主的就掉在了地上。

德妃接著問道:“什么時候的事。”

“好像是昨天晚上。奴婢聽良嬪娘娘的侍女說,昨天良嬪娘娘去了惠妃娘娘的宮里,回來的時候,是云歡主子和顏笑主子送回來的。聽侍女說,良嬪娘娘自從回來之后,一直吃不下也睡不著,只是喝了一些擺放在桌子上的茶水。”

“那皇上知道這件事嗎?有沒有派人查。”

“皇上正忙呢!好像也沒讓人查。”

“或許皇上認為,良嬪娘娘是在自己宮里薨世的,是自然離世,無需查明。那八阿哥現在對忘母,是什么樣的態度。”

“和之前一樣,無動于衷。”

“好了,知道了。”

內務府奉玄燁的命令,按照庶妃的喪儀,送走了良嬪。

幾日之后,仁憲太后再次將所有嬪妃召到寢宮,重新商量繼立皇后之事。

今日里,所有嬪妃全部到齊,唯獨只有佟佳氏貴妃沒有來。

仁憲太后看了看她的空位,便開口對所有人說道:“都說佟佳氏一族的女兒沒有修養,這話說得一點都沒錯,不僅是沒有修養,而且還目中無人。上一輩的是這樣,下一輩的也如此。”

仁憲太后正說著,玄燁突然從外面進來,邊走邊說道:“太后要罵誰,指明罵誰便是了!不要連兒臣的生母也一并罵了進去。兒臣知道生母在世的時候,是與太后曾經發生過一些不快,可都這些年過去了,太后為何還一直糾纏不放。”

“誰說哀家在罵你的生母了。”

仁憲太后說著,對著玄燁微微一笑,然后另外換了一個話題,說道:“皇上怎么親自來了。既然來了,那哀家也就不用讓人去請了。”

玄燁剛坐下來,仁憲太后就直接說道:“皇上,既然你來了,那哀家就開門見山的說。哀家上次繼立皇后不成,今日當著你的面,自行繼立博爾濟吉特氏貴人為新皇后,皇上意下如何。”

玄燁想了想,然后回道:“以兒臣看,繼立皇后就不必了,不如這樣吧!佟佳氏身為貴妃,眾妃之首嘛!直接讓她執掌后宮,不如這樣就直接了當。”

玄燁剛說完,仁憲太后便沉下臉色,回道:“不行。無論如何,皇上今日必須繼立博爾濟吉特氏貴人為后,滿蒙聯姻,自大清入關以來,不可缺少的制度。”

“太后若要一意孤行,兒臣也沒辦法,況且兒臣已經承諾過,永遠不再立后。若是太后真心是為兒臣著想,從今往后,那就讓佟佳氏貴妃執掌后宮。”

玄燁正說著,榮妃突然站了出來,跪著說道:“臣妾愿意交出協理六宮職權,望皇上成全臣妾。”

惠妃見榮妃已經拱手相讓,很不情愿的跟著跪了下來,然后說道:“臣妾也愿意。”

玄燁見二人如此深明大義,便回著二人說道:“不不,后宮事務繁忙,貴妃執掌,你們二人依然繼續協理。”

玄燁說完,也不顧及仁憲太后的感受,直接就走開了,仁憲太后卻坐著一動也不動,正在咬牙切齒。

日子一天天過去,眼看戰事來臨,玄燁要親自帶領成年的皇子們出征,讓太子胤礽留京監國。

玄燁與眾皇子出征后,在戰場上奮勇迎敵。

誠親王胤祉率領鑲黃旗與雍親王胤禛所率領的正紅旗,攻打先鋒。

皇八子胤禩、皇九子胤禟、皇十子胤俄與皇十四子胤禵作為后盾。

恒親王胤祺、淳郡王胤祐、皇十二子胤陶、皇十三子胤祥,與玄燁攻打主力。

相對來說,后盾部分不像前鋒與主力那么艱難。

雖是這樣,皇十四胤禵不知是不是因為上一次的‘得月臺’事件,不與其他三人接近。

皇八子胤禩見他離得遠遠的,一邊作戰,一邊靠近胤禵,然后說道:“唉十四弟!從出宮到現在,你一句話都沒說過,是不是還在為‘得月臺’的事生八哥們的氣?”

胤禵瞄了胤禩一眼,然后說道:“作戰要緊,沒心情說話。”

胤禩說道:“后盾這一塊目前又不吃緊,怎么會沒心情說話了。當初被胤礽指證的時候,八哥們也是沒有辦法之下,才把責任都推給了你。你雖然進了慎刑司,但佟大人知道得也算及時,你也沒受到皮肉之苦。”

胤禵回道:“那是不是要全身都被抽成肉泥,你們才滿意。”

“你看你說到哪里去了,當時看到你被帶進去,八哥們也是心急如焚,正在想辦法救你呀!再怎么說,咱們也是同一條船上的人,哪里會有見死不救的道理。你大人不記小人過,就原諒了八哥們,別再生氣了哈。”

胤禩說話還算中聽,胤禵就算心里難以接受,但表面上也還是給了胤禩的面子。

  • 舉報不良信息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<

>
舉報不良信息X
舉報類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廣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動
  • 惡意造謠
  • 其他內容
補充說明: